鹤应寒

钟爱百里骨科,不拆可逆。
直男癌晚期,说话能把人尬死的那种

【策约】我的恶魔哥哥

喜欢一个人哪需要在乎那么多?

直接上不就好了?


【策约】上邪

上邪,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。

山无陵,江水为竭。

冬雷震震,夏雨雪。

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

求求你们看看!我真的超级喜欢这首歌和这首诗!!!


【策约】我的恶魔哥哥(四)

百里玄策:我哥哥跟我求婚了!

至尊宝:啥玩意儿???


【策约】我的恶魔哥哥(二)

我好像...做了一件过分的事?


链接走评论【我不知道怎么弄到文章里来...尴尬】


【策约】我的恶魔哥哥

我家门口怎么躺了一个奇怪的人???头上还有犄角?

http://t.cn/ESgaTiU


少林一日游【可能有后续...我只是闲的没事干】

少林,没有华山的皑雪与严寒,没有暗香的薄雾与蛉鸣,却是有不时传来的钟鸣与喃喃庄重的诵经声。

有时,当做旅游景点来游玩,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
华山倒着走在前面,武当木着一张脸对着他。

华山一派悠闲的踱着步子,面上笑嘻嘻,一眨不眨地盯着武当的脸看。纵然是倒着走,凭习武之人的五感灵敏,也不怕绊着,亦或是撞着过路的行人——再说,本来这条道上除了他们二人,也并无他人。

华山漫不经心地抬眼望了下日头,觉着怕是有些晒了,便对武当道:“道长哥哥,要不咱找个地儿歇会儿?”

武当淡淡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却是连眼睑也没见着抬一下。

华山瞧他这反应,悄悄减缓了步子,武当则还是按着原来的样子直直往前走,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拉近了不少。

华山:“道长哥哥,少林没江南好玩儿吧?”

武当:“嗯。”

华山:“道长哥哥,他们念的经和武当念的是不一样的吧?”

武当:“嗯。”

华山:“道长哥哥,这儿的秃驴是要绝种了吗?”

武当:“嗯。”

华山:“道长哥哥,今天可真晒啊!”

武当:“嗯。”

华山:“道长哥哥,我亲你一下,好不好?”

武当:“嗯。”

应这一声儿时,武当在不知不觉间离华山只有几寸的距离了。

华山轻轻勾了唇角,趁他家道长哥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飞快地在他唇角上啄了一下。

武当当即愣住。

看到华山似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,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武当一把推开华山,几个纵身往别处跃去。

华山歪了一下,冲他的背影喊到:“道长哥哥,你跑反啦!那是来的路,我们刚刚走过的!”

武当在半空中一个咧咀,险些从墨鹤上栽下去,连忙状似不经意地转了个方向。

有些微热的风拂开了武当耳边的碎发,露出了微微泛红的耳尖。

华山也不管自己被丢下了,负着手,闲庭散步般晃晃悠悠地走着。

他知道,一会儿武当会自己回来找他的。他家道长哥哥才不会丢下他一个人嘞。

唔,不过嘛,老爱自顾自地走神发呆可不是个好习惯。当然,对着他的时候除外,偶尔因这毛病,吃个甜头倒也不错。


一年了,我走了啊,希望我还能回来吧!初六送穷鬼,可我不想送你走。
再见!我家华仔